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仗剑万里 第一百五十六章 怪物之间的战斗_1

发布时间:2019-12-03 08:56:09

仗剑万里 第一百五十六章 怪物之间的战斗

穆凡将这些孩子安顿好,为这件事制定了详细的计划。小奴隶照收,给他们三条路,匠人、修行、炼器。

长期招收奴隶,一定会出现资质上佳的孩子,这些人不用百里为姓,用夜或者燕,燕与晏同音,是对晏青的缅怀。

折腾了一整天,回到房间,穆凡蒙头大睡。

夜半时分,精神头好了,他从床上爬起来,像以前那般,跑到后山演武场练剑。

演武场上有人,稍微近了一点,穆凡认出来那人是胡军戈。

在他发现胡军戈时,胡军戈也发现了他。

演武场的中央摆着一张桌子,桌子上放着一壶酒,两个酒碗,大哥的意图很明显。

“二弟,白天见你忙碌的紧,没有叨扰,便在这里等你,你果然来了。”胡军戈双手抱剑。

穆凡道:“我回剑宗之前就听说你回来了,但是来到剑宗并未见到你。”

“我去玉霞山了。”

“原来如此,应该的。”穆凡恍然大悟。

玉霞山是卢慧心清修的地方,赵燕燕拜入卢慧心名下。胡军戈和赵燕燕关系亲密,两人你侬我侬,情理之中。

胡军戈道:“几年没见了,你我师兄弟二人切磋切磋,看看各自修炼的成效。”

“求之不得。”

胡军戈手一松,剑下坠,他一把抓住剑柄,剑鞘滑落。

穆凡笑了一声,落到演武场上,脚尖一点,脚下的三王剑转了几个圈,落到他的手中。

“请师兄不要留手!是真的不要留手!”从前他看不出师兄隐藏的实力,今非昔比,他看的出来,深知师兄不简单。

胡军戈饶有兴致,他隐藏实力的手段高明,为铁家不传秘笈。天突境高手也未必看得出来,几年未见,师弟的眼光毒辣了很多。

他一震剑身,“那好,我们都出全力。”

穆凡先出剑,脚尖一点,身体激射而出,半途中,脚下聚水,速度生生提高一倍,三王剑出,快若惊鸿。

剑已经够快了,偏偏他人的速度更甚。

胡军戈一时没能反应过来,差点被伤到。经此一招,他已然打起十二分精神。

穆凡一击未中,不转身,反而尽可能的加快速度。当速度提升到极致时,他瞬间使用遁术,调整方位,剑尖正对着大哥的后背。

一剑刺出,干脆,利落!

胡军戈心里一凛,他的修为三个月前便达到璇玑境后期,这等实力竟躲不过穆凡的剑。

穆凡剑刺中大哥的后背,响起一声尖锐刺耳的声音,剑没刺到大哥的身体,而是刺到了一块硬物上。

胡军戈借势向前飞去,身体通红,缠满细丝。

穆凡看到这景象,笑了笑,这才叫战斗

,藏拙的战斗趣味大减,不痛快。

胡军戈落地,红色细丝凝成一副甲胄。

穆凡双手相合,月华燃烧,直接动用请神功第四层,一股热气喷涌而出,然后迅速收敛,回归本体。

只见他身体微微一亮,晶莹剔透,随即恢复正常,好像没有任何变化。

胡军戈右脚蹬地,细丝在手掌中凝成一把剑,红铠红剑,双目通红,如同战神。

穆凡的手一摊,三王剑消失不见,已经融入他的身体。

两个怪物的战斗这才真正开始!

胡军戈的剑斩到穆凡的手臂上,火花四溢,一股巨力从红剑上传出。

穆凡被的手臂被砍出一道红印,身体被巨力撞飞,沿途中掀起大片青砖。他双手结日轮印,口中大喝一声:“在!”

掀起的青砖还未掉落便在空中聚合,凝成五个石头人。五个石头人同时出手,从五个不同的方向攻向胡军戈。

胡军戈被石头人包围,分身乏术,红色丝线齐发,洞穿五个石头人。

穆凡不惧,他的真元量,这种石头人要多少有多少,而且不光是石头人,还有水影。

心意动,空气的水分自行聚拢,化成满天水影。

胡军戈双目微眯,心道:“想不到!”

穆凡阴恻恻一笑,双手结出“内缚印”,此乃“六甲”中的“阵”字。

胡军戈六识被封,好在红铠和红剑有自主意识,不然这一刻便会被水影和石头人刺成筛子。

红色丝线暴涨,化成红色的水浪。水浪滔天,席卷而上,将水影和石头人卷入其中,揉捏的稀碎。

穆凡将水化成锁链,从各个方向攻向胡军戈。

胡军戈运真元冲开内缚印,提着红剑反击,身后的红色丝线化成红色锁链,把满天水链全部挡住。

红剑距离穆凡尚有十余,红色丝线已经冲到眼前。

穆凡身前凝成一道水镜,红色丝线射入其中,无法寸进。他手臂一伸,刚才的被斩出来的红印消失,三王剑从袖中探出,钻进他的手中。

双剑相交,空气被生生撕裂,发出一阵阵音爆。

穆凡的嘴角带着笑意,胡军戈也是。

短暂的对视,二人交手上千剑,待人剑分离。胡军戈的红铠多了很多剑痕,红线蠕动,剑痕消失不见,好像没有受过攻击。

穆凡身边的水镜被打破了一层又一层,但是空气中的水不要钱,想来多少来多少,他甚至不需要用真元维持,控水是他与生俱来的本能。

胡军戈猛地一蹬地面,借助反弹之力撞向空中的穆凡,从远处看,像是一颗燃烧的流星,撞向空中的水团。

穆凡再次将三王剑融入体内,以水做剑,三王剑化成软甲护在要害,一剑斩出。与此同时,他将周围的水分抽到身前,形成一块巨大的水幕。

月光照到水幕上,被他凝练成月华,水上燃着白焰。

红色与幽暗的水团相撞,红色一方凝成无数尖锥,穆凡在水幕后凝聚力量,准备毕其功于一役!

水幕炸裂,红色丝线凌乱。

穆凡身后的水镜伸出一双手,全力推动他向前冲,他则紧握双拳,砸向胡军戈。

胡军戈的尖锥大都零散,于是穆凡的双拳狠狠的砸到他的红铠上,碎裂声传来。

“砰!”

穆凡被反冲之力推到更高处,重心不稳,急忙唤出水镜将他拖住。

下方传来一声巨响,胡军戈撞到演武场擂台的青砖上,吐出一口血。血被红铠吸收,他的神情有些恍惚,片刻又恢复正常。

空中,穆凡笑道:“你身上的红线太古怪了,敢情你睡觉,它们也能帮你杀人!”

“你周围的水汽和你身上的软甲也不赖。”胡军戈轻咳一声。

成都儿童专科医院
武汉阿波罗医院严子云
合肥最好治癫痫病的医院
内蒙古治疗宫颈糜烂方法
唐山治疗阳痿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