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鼎天大道之黄金面具 第十一章:跪庙

发布时间:2020-01-16 17:08:58

鼎天大道之黄金面具 第十一章:跪庙

齐东来坐在墙头上,眼睛里满是憎恨,良久才幽幽的说了一句,“有些人只会唱唱小曲,弹弹胡琴取悦香君姑娘,还配在此与我争,什么东西,还不是和江小白一路货色。”说着齐东来转身走进自己房间,将房门关得咣当直响。

江小白专注做他的小木人,半个时辰后,他将小木人的各个部件安制好,表面也打磨完毕,这才坐下来,欣赏着桌子上自认为的杰作。

“江小爷,这小木人有什么好看的,你还是先喝杯热茶吧。”说着亚述将茶杯递给了江小白,江小白接过茶杯,呷了一口茶。

“亚述,你这煮茶的手艺不错,是你家乡的口味吗?”

“这正是我家乡的口味。”

江小白咧嘴一笑,这亚述不错,以后可以让他多做些家务琐事,哪能让他白吃白喝不成。

“亚述,你以后有什么打算,莫非真要在我这里长住不成。”

亚述眼神有些闪躲,也有些失落,“还能有什么打算,想办法进神机门学习呗。江小爷,这齐东来什么东西,一天到尽说些欠揍的话,我看只有你能忍受这小子的冷言冷语。”

“亚述,人活着,几颗唾沫星子都不忍受,在这小镇上人家骂你几句,你就跟人家急,那你岂不是用根面条都能上吊。再说,那齐东来也是可怜人,兄妹俩在这太阳镇也是少有关心之人,你何必跟他一样。”

“小爷说的是,比如说我,不过是在酱紫妨花光了钱,还不是遭了好些人的白眼,还说我是什么假冒的王子,再说你去假冒一个王子看看,通关碟文还能假冒。我现在如果跟齐东来这小子一样,岂不是自掉身价。”亚述好象被江小白说起了伤心事,嘴里满是委屈。

“打住,打住,我可不是听谁哭丧的,明天看谢石头那小子会不会去挖人参,你小子跟着他,看能不能挣点学费。”

隔壁院落里,那位身着淡色衣裙的娇弱少女,听到了江小白二人的谈话,好象触动了心事,泪珠顺着脸颊有如荷叶上的露滴一样下落,凄凄惨惨戚戚,犹见犹怜。

少女虽说是泪流满面,却最终却没哭出声来,站在院子里良久,回头看了一眼齐东来的房间,房门紧闭,只听得里面隐隐有读书声。

站在院子里的少女似乎下定决心,打开院门,小心的再关上院门,然后向着西门的方向走去,步子迈得有些大,以至于少女好几次都差点跌倒。

小镇西门外鸭子河畔,今天却是一番热闹景象。虽说是午后不见阳光,雾气还迷蔓在小镇上方,但鸭子河边的荒芜空地上,却有一群人在大兴土木,挖着地基,打着木桩,十几个半大的小子却在空地上滚着铁环,跳着沙包,玩着他们熟悉的游戏。

太阳镇不太,今天下午镇上就传出了令小镇百姓惊喜的消息。说是小镇青云巷有一大户人家的公子,在寒山学院游学十二载归来,为回报乡梓,惠及百姓,打算在城西边鸭子河畔建一座乡塾,免费教小镇孩童读书习字。这对小镇百姓来说,那可是天外的好事,这不刚开始下基脚,就里三层外三层的围满了看热闹的乡亲。

这样惠及乡邻的好事,四大家族也不甘落后,当即声明,会出钱出力争取早日将乡塾建好,小镇百姓当然乐见其成。

少女齐东莹默默的站在人群中,仿佛眼前的热闹与她无关,她看着眼前发生的这一切,脸上微露出讥讽之色,却在眼角一闪而逝。工地上,一位身穿儒士长袍的高大青年正指挥着工匠们打着夯土,挥汗如雨。

“难道还做此无用之功,这一方天地,一座破乡塾还能禁锢得住,真是异想天开。哎,这些书生真是读书读傻啦!”少女摇摇头,正准备离开,猛然一抬头,与青年儒士税利的目光相遇,少女高傲的抬起头,迎着那目光,毫不闪躲。

青年儒士似乎忙得不可开交,低下头指点着工匠们的操作,并不把她当回事。少女似乎有些失落,转身走到了渡船边,对着正在抽着旱烟袋的燕老头微屈身子。

“燕爷爷,我想渡河,可以吗?”声音软糯,有如虫鸣。

燕大爷将旱烟袋放在鞋底下敲了几下,站起身,跳上船,一撑船浆。笑着说:“齐姑娘上船吧,这天色将晚,姑娘还要出门,可得小心啊。”

少女跳上船,眼眼却注视着女娲娘娘庙的方向,“那就多谢爷爷啦,我去娘娘庙许个愿,不妨事的。”

燕老头只是划着浆,小镇上几十年的生活,他也知道一些秘辛事,该问的就问,不该问的对方不说,他也懒得打听。

当少女从船上上岸时,还不忘向燕老头鞠上一躬,道声谢谢啦,便迈着她那不太稳定的脚步向着女娲娘娘庙方向走去。

少女泪流满面,不停用衣角擦试着眼泪,当她走进庙前两边全是银杏树的青石道上时,罕见的在庙宇上空出现无数的五彩云朵,如飞絮般飘浮在上空。

少女每前进一步,都行走得十分艰难,但她却心志坚定,还是继续往前行走,空气中似有层层涟猗阻碍着她前行的道路,空气波动中,少女再也无法迈出步子。

她惊恐万分,双腿不由自主的跪了下来,对着娘娘庙大门的方向,哭泣道:“奴婢已在此修行三千年,托胎转世两百余世,求娘娘恩准,开启法印,让奴婢回归仙界,再也不受这永世轮回的苦难。”

说着少女就在青石板上磕起头来,没过多久,额头上血流如注,鲜血从额头上滴落,迅速浸入青石缝中,化作一朵朵莲花,瞬间凝固在青石板上。

“畜生,竟敢用血莲花破坏大道轮回之路。”虚空中,道士阴路从天而降,手中拂尘一挥,青石板恢复如初,光滑如镜,那点点血迹消散于无形。

“奴婢见过道长,望道长看在奴婢在此修行三千年的份上,放奴婢一条生路,让奴婢重归仙道,好去伺候女娲娘娘。”

“口是心非,你可知此长生轮回大道是女娲娘娘花了三千年的心血用星辰之石魂化而成,你竟用血莲花蓄意破坏,差点使它蒙尘,如果让女娲娘娘知道,你就连回归天道的资格都没有。”

阴路看着戚戚弱弱的少女,叹息连连,拂尘随空一扬。

“罢了,罢了,这次放过你,回去吧!”

少女东莹顿觉压力一松,身子已能行动如常,紧绕全身的涟猗也消散于无形。但她并未起身,而是跪在地上,不愿意离去。

“怎么,难道还要亲自送你回锣锅巷不成?”青年道士转过身,看样子就要进入庙门,不再理他。

“道长请留步,奴婢有事相求,还请道长看在同修大道的缘份上洗耳恭听。”

阴路停下脚步,看了地上跪着的少女一眼,摇摇头,“说吧,你还有什么事,我只是在此镇守女娲娘娘庙,太高的要求我也无能为力。”

“道长,我在此已三千年修行,当初元尊将我封印于此,难道所有的过错都在奴婢身上吗?花费如此大的心机却让道门崩溃,神族陨落,却被那西方极乐教占了大便宜,我很多仙师道友从此对共证大道失去兴趣,难道元尊就没有吗?这三千年的谎言也该大白于世啦!”

“哎,只要心中有道,就大道可期。姑娘不是就在此证道三千年么?”青年道士叹了口气,接着说道:“元尊已踪迹全无,传说飞升至那飘渺之空,同西天佛陀坐而论道。可惜从此道门分崩离析,贫道这一枝也是人材凋零,师父才派我下山重建山门。”

“道长既然深知其中深义,何苦来趟这浑水,不知会有多少仙家争夺这神仙法器丧命于此,何不做个逍遥道修。若如此,小女子愿意助道长臂之力,望道长思量之。”女孩说完,目光坚定的抬头望着青年道士,眼角的血红丝线妩媚异常,脸上焕发出点点异彩,有些娇柔,更多的是撩人魂魄的销魂。

“哈哈哈,即使道门崩溃,贫愿以一已之力重建大道。姑娘请回吧,至于七日后,是走是留,姑娘请便,贫道愿全力保护这一方洞天的苍生,绝不允许有人在此胡作非为。”青年道士随手一扬拂尘,目光坚定。

少女还是跪坐在青石板上,不愿起身,看着青年道士高大的身影,不觉有些神往。

“奴婢在此修行三千年,由于封印的诅咒,从未活过十六岁,小女子不是强盗侮辱而死,就是被雷电所击,或是被后母折磨致死,这一世同那心胸狭窄的齐国太子作了兄妹,看惯了人间冷暖。所以我恳请道长为我解开封印,即使不能重归仙门,小女子也愿意如此,不受那生生世世的诅咒。”

说着少女不断的磕头,仿佛道长不答应她就不停止一样。

“罢了,你且回去,我会为你想办法的。记住,切不可再生歹念,你也不容易,万物有灵,贫道会送你重归仙道的。”

泰成逸园分院医保能报销吗
南京骨科医院治病效果好吗
北海治疗前列腺炎费用
淮安治疗妇科方法
上饶白癜风医院哪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