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赏花人 027.从别后6.

发布时间:2019-10-12 19:38:52

赏花人 027.从别后6.

他们被困在冰室里了。

狐域白一掀衣摆,往放置冰棺的冰阶上一坐,抬头看一眼杵在那里的墨无归,好笑道:“不是早料到反常了么?怎么还露出这样的表情?”

墨无归静了一会儿,垂着眼帘,缓缓开口道:“白,明知有异还把你拉进来了,对不起。”

狐域白伸手把她拉下来,让她同他并肩坐好,方含笑道:“说什么对不起,我自己愿意的。乖,不要自责。”

墨无归道:“我……”

狐域白忽然拉过她另一只手,道:“怎么回事?”

墨无归看向自己那只手,食指指尖一道细细的红痕,明显是被什么东西划伤的。回想起自李慕知折扇下来的情景,墨无归忙道:“啊,这个是……”

“是在则迩殿下的折扇上划的,对吗。”狐域白直视着她,嘴角的弧度很有些无奈,道:“墨墨。”

他这一声似叹息又似宠溺,修长的手指点了点她的脸颊,点出一个柔软的凹陷,扬着嘴角道:“你真是,一点儿也没有变,倔脾气,乱来。一定要退无可退才罢休。”

墨无归从他的眼瞳中能看到自己的倒影,脸颊上还残留着他手指的温度,一瞬间好似被火舌舐了一下,烫得她猛地往后一缩,若不是狐域白眼疾手快捞了她一把,她一定就从这冰阶上摔下去了。

可是,虽然没有摔下去,却忽然觉得难熬了起来,墨无归道:“白,我……”

狐域白忽然打断她,道:“墨墨,你待静下,我有个问题要问你。”

墨无归道:“……你问便是。”

狐域白道:“你告诉我,你是不是还没熬过去?”

墨无归被他握着的手僵了一下。

狐域白盯着她的发顶,道:“遇到封修璃,你又魔障了是吗?”

听了这句话,墨无归连挣扎都忘记了,她猛地抬头道:“不是,没有!”

狐域白静静看着她,半晌,动作轻柔地将她额前微乱的发丝理了理,道:“墨墨,不要硬扛着。”

“没有。”墨无归重新低下头去,道:“我没有硬扛。”

狐域白摸摸她的头发,顿了顿,他道:“先前在则迩殿下那里,你是不是有要失控的迹象?”

墨无归吐字艰难道:“……我没有。”

可是,她的声音已经低得不能再低了,哪怕是一点底气也没有剩下。

狐域白道:“你不擅长说谎。墨墨,你老实告诉我,那件事,你是不是一直没能走出去?是不是心魔……去不掉?”

听着他的声音,墨无归的耳朵嗡嗡作响,一些画面不受控制地涌进了脑子里,她手心里冒出细细一层汗,额上也是,语无伦次地道:“不是的,我放下了,早就放下了,也没有心魔……我只是……我只是有点累了……”

她后面再说不下去,狐域白也一言不发,彼此都明白,很多事不是说放下就能放下、说忘记就能忘记的。当初的敛繁宫一变,她自断一身灵脉,散了敛繁宫,单单是那种刻骨铭心的满目疮痍,便注定她永远都是忘不了的。

墨无归低声道:“……我会控制住的。我明白。”

明白一旦失控,就不能回头了。

狐域白放轻了语调,道:“我信你。就算失控也没有关系,我一直都会在的,不要怕。”

墨无归道:“……我没怕。”

狐域白微微一笑,话锋一转,道:“来,我们先解决眼下的事情吧。”

墨无归闭上眼睛,深深几个吐纳,抬头,道:“好。先解决眼下的事。”

刚刚的事情好像就没有发生过一般,两人闭口不谈,并肩坐着,狐域白握着她划伤的那只手,道:“他既要取你的血,怕是要做些什么事的。墨墨,你还是信他?”

墨无归打起精神,道:“你是知道我这个人的,我还是想看看。况且,他不是会利用别人来达成自己目的的人。”

狐域白道:“你说来?”

墨无归道:“他一定是遇到了什么困难,还是求我帮忙我一定不会应允的那种,但除了我,就没有人能帮他了,所以只好出此下策。”

狐域白道:“则迩殿下从不以自身之事求人,所以必然是与汀若殿下有关。”

两人同时扭头看了眼身后的冰棺,隔着厚厚的冰块,水蓝的衣衫端正地沉于其中,衣襟衣摆具是看不请明,朦朦胧胧,似乎能感受到这蓝衣主人的飘然身姿,定当是位窈窕的佳人。

狐域白道:“他说是汀若殿下的师尊,我倒觉得没那么简单。汀若殿下的师尊青曜殿下,虽说脾气差得几乎整个碧落都知道,痴迷于修行又急于求成,但都多少年了也不曾有过什么走火入魔的先迹,可见到底是克制的,何故忽然走火入魔?青曜宫总不可能没有宫人,又何故如此之巧,偏生误杀了汀若殿下

?”

可是,不是这样,那又会是怎么回事?楚蘅这个人素来不争不抢,不愿意与人交恶,更何况是得罪到谁非得陷害她到死的程度。依李慕知所言,这位青曜殿下应当也掺杂其中,脱不了干系,否则李慕知是不会提到他的。

那么,李慕知、青曜殿下、楚蘅,或者还有其他什么人,在墨无归离开碧落的十年前后,究竟发生了事情?楚蘅到底因何而死?李慕知又须要她帮什么忙?

墨无归略有些头疼,道:“此事存疑,并且,则迩堕魔一事,与此事应当也有关联,我猜测他是执念生魔,至于是何种执念却不得而知。则迩不是个会做无用功的人,因此,他将汀若的尸身带到人间境,应当是有所打算的。”

狐域白缓缓道:“堕为魔君,不去对自己更有利乱舞境,反而来了人间境,说明他需要人间境的什么东西,这一定要是对汀若殿下有利的东西。”

墨无归道:“而且,他一定不愿意汀若就这样死去。”

两人对视一眼,异口同声道:“人气。”

墨无归的眉头一蹙,道:“他聚人气,难不成是想让汀若复生?”

狐域白道:“聚人气炼成一副肉身,让汀若殿下的魂魄暂时安养进去,确实不失为一个好办法,但,毕竟不是长久之计。”

“长久之计,长久的方法——”墨无归沉吟片刻,忽道:“有的。长久之计。”

她定定看着狐域白,道:“夺来另一位天官的身体。”

无锡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
常州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乐山治疗阴道炎费用
无锡治疗阴道炎方法
常州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