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武汉部分生活污水直排长江污水处理站闲置多年

发布时间:2019-08-14 17:31:23

武汉部分生活污水直排长江 污水处理站闲置多年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三年前,武汉市青山区的污水处理厂正式投入运营,当地水务部门对媒体发布消息称:武汉市青山区将结束生活污水直排长江的历史。  然而直到今天,青山区长江沿岸数个排污口的生活污水仍然是未经处理就直接排向长江。记者调查发现,由亚行贷款项目建成的污水收集泵站更是闲置了六年。  一方面,是长江污染日趋严重,居民不堪忍受另一方面,高价建成的污水处理设施却一直闲置,这背后究竟是何原因? 在附近居民的带领下,记者来到武汉市青山区建设五路附近的长江岸边。翻过长江大堤来到临江公园内,一股刺鼻的气味就扑面而来。  市民:你闻到臭味没有啊?  记者:有臭味。  市民:到了夏天这里臭气熏天。  往前再走几步,两个相距不到二十米、都用白色铁栅栏围住的巨大排污口出现在眼前,走近一看,黑水翻滚泡沫乱飞,这些近乎墨色的污水夹杂着污物冲入长江,和江水形成了一道明显的分界线。2009年底,位于武汉火车站附近的落步嘴污水处理厂建成使用。知情人士透露,落布嘴污水处理厂建成后,倒口湖附近的生活污水应该先通过污水管网汇集到105街总提升泵站,再送往污水处理厂。当时,青山区水务部门就曾通过媒体发布消息,称青山区近40万人口将告别生活污水直排长江的历史。但为何过去了近三年,这种情况却依旧没有丝毫改观呢?记者随即来到位于武汉市青山区工业四路的105街泵站,令人吃惊的是,这里铁门紧锁,全无工作迹象。  记者:有人吗? 好像没有人啊,你看传达室都堆满了杂物。  记者:好几分钟后,一位自称姓易的老大爷才从里面出来,他告诉记者,自己和老伴两人负责看管这里:  记者:今天这有人上班吗?  大爷:没有,还没,装修什么的都已经好了,还没验收。  记者:什么时候验收不知道?  大爷:不知道,他里面电线都没迁好,还没运行。  在记者的请求下,易师傅打开了泵房大门,走进一看,这里到处了积满了厚厚的灰尘,几条钢索随意的系在泵房内的铁栅栏上,五个污水提升机组有些已经锈迹斑斑。隔壁的操控机房内,五台电控机组一字排开,易师傅告诉记者,这里平时很少有人来,这些设备更是从未启用过:  记者:这建起来四年了?  大爷:那怕不止啊?怕有五年了,今年第六个年头了。  105泵站是落布嘴污水处理厂污水收集的核心设施,也是青山区污水处理重点工程,由亚洲开发银行贷款建设。一个如此重要的污水处理项目,为何建成六年却不投入使用?武汉市水务局污水处理处处长王赤兵解释,这个泵站最早是作为一个雨水泵站设计建造的,在落步嘴污水处理厂建成之后,也伴随着青山区雨水排放设施的逐渐完善,相关部门就决定将105泵站改为污水泵站,于是,问题随之而来:  王赤兵:因为当时的这个泵站是属于青山区政府下面的水务局的一个雨水泵站,改成污水泵站之后,就由城投公司下属的排水公司负责污水处理厂,105泵站他是作为青山区水务局下面的一个事业单位,排水公司又是一个企业单位,这涉及到人员资产等等一些很复杂的问题的,所以拖的比较长。  王赤兵还表示,武汉市水务局已经牵头与青山区和武汉市排水公司进行过多次协调,目前已经达成解决方案,105泵站年内可投入运营,但这并不意味着这一地区的生活污水可以结束直排长江的历史:  王赤兵:实实在在的说不能这么乐观,污水处理的收集管网,是在近几年才开始大规模修建的,也就是污水处理原来依托的是我们雨水管网,这个系统没有完善之前,肯定难以避免有一些污水到江河或者湖泊里面去。  生活污水混合雨水直排长江,在武汉并非个例,公开资料显示,武汉市内,长江、汉江沿岸的18个饮用水水源地有12个都与排污口为邻。尽管这些排污口与水源地的距离符合《武汉市地表饮用水水源保护区划分规定》,但对自来水厂的取水安全仍存在一定的隐患。近年来,污水排放影响自来水水质的问题屡屡出现。省政协委员、武汉工程大学环境与城市建设学院教授孙家寿:  孙家寿:它稀释了,像煮稀饭一样的,他稀了,浓度达到了国家的标准,但是他量在那里,长期积累还是有影响的。所以必须要处理达标。  2月29日出现的武汉白沙洲自来水异味事件后,武汉市水务局对外宣称,2013年内,武汉主要水厂附近18个排污口将全部掐断。但不少专家对此进度提出了质疑。数据显示,截至2011年底,武汉全市中心城区日平均供水量236万吨,而武汉市排水公司下属9个污水处理厂日处理污水量不到供水量的一半。  污水管网建设滞后导致大量生活污水无法集中处理,只能排往长江。两年内能否补齐这些网?武汉市水务局污水处理处处长王赤兵坦言,难度很大:  王赤兵:这些排污口和污水处理厂的收集管网密切相关,但是污水收集管网的完善有个过程,整个城市发展的速度太快了,我们污水处理规划是09开始年编制,11年政府批准的,并且投资相当巨大,所以说我们要是能够把这些任务在两年内实现的话应该说有很大的困难。  一个亚行贷款项目闲置多年晒太阳,这当中的成本谁来承担?原本三年前就该停止排放的生活污水继续直排长江,给母亲河带来的这些污染如何计算?青山区水务局这位工作人员的答复显然不能令人满意。  我们常说,出了问题由谁来买单,然而真当中华民族的母亲河变成臭气熏天的排污沟,买单的又岂止是一个部门、一家治污企业。  面对污染防毒,只有建立严格的考核与问责制度,长江的污水才有可能变清。否则,即使岸边排满了污水处理厂,长江里流的还会是污水。既然贷了款建了厂,说明已经认识到了治理污水迫在眉睫,那么就理应让投资发挥出应有的作用。

皮肤病吃什么
我院受邀参加“2015国际皮肤病学诊疗新技术推广大会暨全国皮肤疑难病防治公益基金启动仪式”
酒后便血别忽视小心这几点伤要害!千万不能能忽视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