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龙神修真界 第三百二十一章遗失的历史

发布时间:2020-01-16 19:38:50

龙神修真界 第三百二十一章遗失的历史

本站收录的所有均由本站会员制作上传,纯属个人爱好并供广大友交流学习之用,作品版权均为原版权人所有。

本站尊重他人的知识产权,如果版权所有人认为在本站放置你的作品会损害你的利益,请指出,本站在确认后会立即删除。

本站仅提供存储空间,属于相关法规规定的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的络服务提供者,且未直接通过收费方式获取利益,

适用于接到权利人通知后进行删除即可免除的规定。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Copyright?中文AllrightsReserved版权所有执行时间:0.394447秒

ICP备案号:湘B互联出版资质证:新出证(湘)字11号络文化经营许可证:文文[2010]129号

第二天傍晚时分,众人来到一片显得有些阴森恐怖的树林。

看着此时树林间弥漫着的烟雾,所有人都驻足不前,眉头不自觉的皱起来,当看到林间地面上的水渍,一种不好的感觉在心间疯狂的蔓延开来。

“大人,对于此地的怪异,你怎么看?”左千流盯着树林出奇的安静,语气平静的问道。

“每个人都会有心魔,而雾霭初起,心魔已成,要想踏上彼岸,就需要持彼岸花,心思澄明,而当踏上彼岸之时,各位也会有意外之获,然若过不了心魔,则会永堕苦海,今生无望矣!”

一道如是大道伦音的声音在树林间响起,却不是花舞飞扬的声音,好奇的左千殇转过头,却看到两道七彩炫光从花舞飞扬的双瞳中一闪而逝,随即就如入魔般缓缓的走向树林间的沼泽中。

“三弟!”

看到左千殇突然间奇怪的举动,左千流满脸震惊的看向话务飞扬,却见到花舞飞扬双瞳中两道七彩炫光一闪而逝,树林间再一次响起之前那道声音,不过这一次却是另外一句话:“众生皆苦难,佛陀亦悲悯,如是普渡者,唯持彼岸花。”

这道声音就像是来自太空一般,回荡在这片空间,而这一次不再是一个,而是在场的所有人都感觉看到两道七彩炫光在眼前一闪而逝。

七彩炫光消失之后,众人看到在树林间突兀的出现一个端坐在一个七彩莲花座上的佛陀,浑身散发着七彩的吉祥瑞光,一种救苦救难,庄严慈悲的错觉出现在众人心间,让众人忍不住要虔诚的膜拜。

如果旁边有一个清醒的人,就会看到,此时所有人如中魔咒般,双目呆滞,面容浑浑噩噩的走向树林间的沼泽。

风,突然间,毫无征兆的刮起一阵大风,夹杂着真真呜呜之音,就像是有成千上万的鬼魂在哭诉,在悲喊,在呻吟。

树林边上,花舞飞扬依然双眼微眯的看着一群如同行尸走肉的修士走向树林中,而从众人脸上的表情可以猜测出众人此时正在一片海中争渡。

“哎……!心魔不除,尔等或许再也回不来,此次只能靠你们自己,外人根本帮不了你们。”花舞飞扬摇头轻叹一声,无力的说道。

一片红如血水般的汪洋中,到处都充斥着刺鼻的血腥味,海面上漂浮着无数的白色的骷髅,从小到老,人形的,非人形的,应有具有。

看着海中只有骷髅头露出海面的白骨架,每个骷髅头的天灵盖上都有一朵开的正灿的血红色花朵,而在岸边的不远处有着一艘小木船,船身全是白色,奇怪的事此船并不是漂浮在血水上,而是悬浮在血水上方三寸的空中,任凭海水如何澎湃,在距离小船一寸处就会自动滑向其他地方,根本就不能触摸到小船。

就在众人沉浮在血水中的时候,那道声音再一次响起:“彼岸花开,脱离苦海,乘以骨舟,终得菩提正果。”

每个人都想抓到骷髅头顶上开的正茂的彼岸花,却感觉永远也到不了,四肢越来越重,逐渐沉入水底,就像是被人拖下水里,任你如何使劲就是不能前进分毫。

而就在所有人即将被红如血的海水淹没头顶之际,海水半空中突然出现花舞飞扬的身影,对着距离自己不远处的白色小舟一番狂猛轰击。

下一秒,一声惨叫声响起,同时响起的还有花舞飞扬的声音:“鬼魅魍魉,此时还想逞凶,待我将你镇压。”

“各位此时不醒来更待何时,速速给我醒来。”说着花舞飞扬一拳实实在在的轰击白色小舟上,待听到一声破出口,白色小舟就炸碎成为无数块碎片,沉到血海底部,而众人也在此时醒转,满脸震惊的扫视着自己的身体。

看到自己的身体没有什么意外发生,在扫视现在所处的空间,居然已经来到树林边上,就差那么一点就会进入树林间的沼泽中,那样的话,就再也醒不过来,就会成为此地的一员啦,惊得众人冷汗直流。

而看到花舞飞扬不受干扰,依旧站在刚刚的地方,左千流忍不住问道:“大人,这是为何?”

“此地瘴气弥漫,滋生许多妖物,而其中就有一只千年妖王的幻影兽,所以大家才会陷进幻象之中。

听到花舞飞扬的话,左千殇开口道:“原来如此,如果不是得以遇见先生,今日我等恐怕就要葬身此地。”

“对啦,先生怎能如此快的识破幻象之术,得以就出我等?”左千流皱眉看着花舞飞扬问道。

“第一是我灵魂力还不错,这点幻象还不能困住我,第二,我已经度过心魔关,第三就是本人研究过阵法一道。”说完之后,花舞飞扬转身来到草地上盘膝打坐起来。

半个时辰之后,众人吃下花舞飞扬给的解毒丹之后,便再一次的深进。

外围是一片未被破坏的原始森林,在逐渐深入后,最里面的视野逐渐开阔,完全就看不出有半点原始森林的痕迹。

看到此景,左千殇一阵深呼吸,满脸迷茫的皱眉道:“上次好像没有走到这里呀?”

听到左千殇的话,左千流点头附和道:“不错,上次我们确实没有走到这里,难道是我们此次走的并不是之前所走的路?”

“大人,你可看出什么端倪?”其他修士也都看向花舞飞扬问道。

还以为花舞飞扬是有难言之隐,左千流道:“大人,有话直说无妨,不用顾忌什么。”

见到花舞飞扬不回答自己二哥的话,左千殇也有些紧张的喊道:“大人!”

半晌后,花舞飞扬摇头轻叹道:“你们可知道你们所寻找的所谓的仙家宝藏是什么吗?”

“大人这是何意?”听到花舞飞扬的话,左千流眉头皱成一个深深的川字。

看到左千流拒而不直接回答,花舞飞扬摇头道:“此地不是善地,如果左兄不说清楚,那么我立刻转身就走,绝不会多呆一秒。”

听到花舞飞扬的话,所有人也都看向左千流,大有你不说我们就马上转身离开的架势。

看到所有人的眼光都集中在自己身上,左千流一声轻叹,道:“不瞒大人,这事要从三年前说起。”

“额,是吗?”听到左千流的话,花舞飞扬请着点头示意道:“愿意洗耳恭听。”

“那是我漠铁佣兵团成立之初,我大哥带着手下出去寻找天才地宝,灵药奇草,希望能够在荒原城站稳脚跟。”

“然后有一天,我大哥居然说他昨夜做一梦,梦中梦见一大片楼台宫殿,如是仙人之地,一位仙子现身,告诉他他即将时来运转,而在此之前必须要先提升实力,让让自己逐渐强大起来。”

“没过几天,大哥在执行一次任务回来的时候,看到一个白发苍苍,浑身枯瘦如柴,面相邋遢之极的老翁,正蜷缩在自己的小摊前,出售自己小摊上的物品。”

“接下来呢?”花舞飞扬轻笑道,而其他人也是看向左千流。

“大哥忍不住多看了老翁一眼,就在大哥即将走过的时候,眼角余光不经意扫到一物,一块破旧的快要烂掉的羊皮纸。得到羊皮纸后,大哥花费三年之久,暗地里多方打听,才知道原来羊皮纸中记载的乃是一处从未听人提起过的地方,而这个地方就是这片森林的中心处。”

“那你们可知道画卷里的地方是什么东西的所在地?”花舞飞扬轻笑着问道。

“这个就不得而知啦,只知道应该是一处上古的一个大势力的遗址所在地。”

“额?你们怎么会如此肯定?”听到左千流的话,花舞飞扬也觉得好笑,忍不住问道。

“这个只是我们的推测,不然何以会没有人知道,也从未有人提起过,且还是大哥梦中得见后又得到那张羊皮纸。”

“看来你们并没有说谎,此地正是一处遗址,只不过是什么年代的那就不得而知。”花舞飞扬点头说道。

“大人可是看出什么?”听到花舞飞扬的话,左千流也忍不住问道。

“我只看出此处有一个阵法,而且还是上古时期的阵法,且怨灵之气极重。”

“大人的意思是我们已经到宝藏之地?”听到花舞飞扬的话,左千流也喜上眉梢的说道:“那我们赶快进去吧。”

“这里确实就是一处半藏地,但是现在进去的话,恐怕就没有那么容易啦,贸然进去,恐怕会有很多人都会被留在这里。”

“这是为何,还请大人说明。”听到花舞飞扬的话,左千流也感到事情有点棘手。

“也罢,你们仔细看着就好,有些事最好不要说破,不然还未进去,或许我们就要全部永远都要留在这里。“说完之后,花舞飞扬掐捏指诀,最后打向前方一无所有的空间中,一阵波纹荡漾开后,一层层灰暗的烟雾漂浮在前面的整片空间中。

“死气,怎么这么浓郁?”见到眼前的一切,所有人也都一阵心惊。

“死气只是表面的,里面还夹杂着其他,但可以肯定的就是全部是负面的能量。”花舞飞扬摇头轻叹道。

“难道这里曾经发生过什么,天谴吗?不然怎么会发生这种惨绝人寰的事。”左千殇皱眉说道。

“各位再看。”说完之后,花舞飞扬一边掐捏指诀,一边按照一种晦涩的规律踏着步伐,下一刻,一道光束从花舞飞扬指尖射出去,这片空间一阵动荡,最后远处逐渐的清晰,各种建筑出现在众人眼前,断壁残垣,残砖破瓦,伴随着出现的还有满地的骨骸,有大有小,从骨骸可以看出这些人死时的悲惨。

“我们过去看看,看能够有什么发现!”说着左千流等人就要前往前方那片遗址。

“且慢,还有东西没有出现。”就在左千流等人话音落下,花舞飞扬出声道。

“嗯?”听到花舞飞扬的话,左千流等人不禁停下脚步,盯着前面那片空间看去。

不一会儿,空中再一次发生变化,之前什么也没有的空间,此时居然出现一层层的血红色的烟雾。

“天啊,这难道就是我们此次的目的地吗,怎么会是这样的,那我们还怎么进去?”看到空中出现的这些,左千殇不禁大叫起来。

“哎……!你们太慌张啦。”看到所有人脸上跃跃欲试的表情,花舞飞扬不禁要摇头道:“就不说里面的一切,现在的第一关你们就进不去。”

“额?此话从何说起?”站在左千流身后的一群修士不禁疑惑道。

“前面就有一层壁罩,乃是当初的护宗大阵,你们懂阵法吗,你们能够进去吗?”

听到花舞飞扬的话,所有人顿时就像泄气的皮球,不再说话。

看着眼前的一切,花舞飞扬沉吟片刻后,道:“诸位还是不要想着进去吧,一切还需要从长计议,不然会有很多人都要永久的留下来。”

沉思良久之后,花舞飞扬转头看着左千流等人,轻笑着,道:“说真的,我很后悔跟你们一起前来进行所谓的探宝。”

听到花舞飞扬的话,左千流与左千殇两人相视一眼,作势就要跪下去,却被花舞飞扬提前道:“既然已经跟各位到此,想必是上天冥冥之中早就已经注定,既然如此便顺应天道,在下自会尽力而为。”

“谢大人!”听到花舞飞扬的话,左千殇与左千流两人一齐对着花舞飞扬抱拳道。

上海中大医院主治医生
重庆皮肤病医院
安顺哪治疗儿童癫痫
贵阳癫痫病医院哪家比较好
深圳看妇科病去哪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