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魔装 第七一三章 倚靠

发布时间:2020-01-16 20:04:19

魔装 第七一三章 倚靠

变异银蝗向下方俯冲而去,距离近了,两群人都看清了端坐在圣座上的苏唐,原本恐慌的,现在更加害怕了,因为能化成人形的妖物,至少都达到了圣境级,他们肯定逃不掉了,而原本欢呼雀跃的,却露出惊愕之色,他们能看得出,苏唐绝对不是大妖。

苏唐从圣座上飘然而下,看到对面那群人额头上都刻着飞鹰的图案,他眼中闪过一缕厌恶之色,随后道:“杀了

想改变那些人惯性,告诉他们应该自信自强,不要甘为妖物的奴仆,最后让他们迷途知返,这需要花费很大的精力,还要消耗大量的时间,苏唐本不是善人,既然他们选择了站在妖族的阵营里,不管是受到蒙蔽还有因为别的什么,必须要付出代价。

死亡,是最好的解脱。

变异银蝗嘶叫一声,旋即向那些刻着飞鹰图案的人掠去,靠着自己接近极限的速度,在那些人尚未来得及做出反应时,它已经突入到人群中,血花片片绽放。

苏唐本想移转视线,把萧行歌叫过来,问上几句话,看到变异银蝗在大肆杀戮,他略微怔了怔。

变异银蝗的学习能力确实很恐怖,记得第一次看到变异银蝗杀生时,它总是拼命扇动鞘翅,尽可能的把敌人绞得粉碎,这就象一个人用大铁锤去砸苍蝇一样,白白浪费了太多的力气。

现在的变异银蝗,明显进步了,它只是轻轻张开鞘翅,在人群中一掠而过,便有十几个人被尖锐的鞘翅切成了两段,那对如灵蛇般的触角,也不会象以前那样胡乱戳动,往往是在那些的人脖颈间、脑袋上或者是胸膛正中随意的点一下,随后便转向下一个人,它知道对方死定了。

变异银蝗在魔神坛到底杀了多少,才能让它产生这么大的变化?

这时,另一边的人群都看傻了,他们以为出现的是一位实力强横的妖族,已经丧失了斗志,在那里束手待毙,结果,变异银蝗突然向同族下毒手,这是怎么回事?

“你…你是”站在人群中的萧行歌隐隐认出了苏唐,急忙推开人群,大步走了出来。

“你离开魔神坛了?”苏唐转头问道。

“果然是你,苏先生”萧行歌顿了顿:“魔神坛……”说到这里,萧行歌说不下去了,眼中浮现出泪光。

“怎么?”

萧行歌突然哇地一声,象个孩子一样大哭起来,多日来承受的委屈和恐惧,在这一刻全部释放出来。

萧行歌这一哭,其他修行者也忍不住,有几个人发出隐隐的抽泣声,还有几个再握不住自己的刀剑,撒开手任由刀剑落在地上,眼中也浮现出泪水。

“死了…都死了啊”萧行歌哭得撕心裂肺:“云将大人死了,呼延铮木大人死了,慈翔大人不知道去了哪里……呜呜呜……魔神坛上下各门上万弟子,被人象屠鸡杀狗一样,追得到处跑……漫山遍野都是尸体……好惨……

苏唐长吸了一口气,他见不到男人痛哭流涕,何况萧行歌毕竟是大祖级的修行者,这般放声大哭,太过丢人现眼,他本想呵斥萧行歌几句,转眼看到萧行歌身上的装束破烂不堪,整个人瘦了一圈,连鞋子都丢了,他心中突然有些不忍,便把要呵斥的话咽了回去。

那些修行者的状态都很不堪,一个个蓬头垢面,就象乞丐一样,事实上,他们能活下来,能逃到这里,已经很不容易了,哪里有心情打扮收拾自己。

“那些妖类进攻魔神坛,是什么时候的事情?”苏唐轻声问道。

“到今天有十一天了。”见萧行歌还在放声大哭,没有回答,另一个修行者小心翼翼的说道。

“你们要去哪里?”苏唐又问道。

“我们也不知道去哪里,只能拼命的往前面逃。”那修行者苦笑道:“那些家伙一直在后面追赶我们,他们有天鹰引路,不管我们怎么走,都没办法甩脱他们,而且……”说到最后,那修行者欲言又止。

“怎么?”苏唐问道。

“我感觉他们早就能追上我们的。”那修行者道:“一直故意这样吊着我们……好像是想让那些年轻的修行者受些历练。”

“他们有圣境级大修行者?”苏唐道。

“有,应该是有一个”那修行者急忙道:“七、八天前他露过一面,杀掉我们的二师兄,然后就走了。”

“你们逃出来的时候有多少人?”苏唐道。

“差不多二百多个。”那修行者回道:“有的跑散了,有的被杀了,最后……最后只剩下我们这几个人了。”

苏唐沉默了片刻:“你们先往东走吧,看到大海,找一艘船,再转向往南走。”

“我们……去哪里?”那修行者小心的问道。

“去暗月城,知道吗?”苏唐道。

“不知道……”那修行者摇了摇头。

“反正下海一直往南走就是了。”苏唐道:“妖族不会找到海上去的。”

苏唐并不急着回暗月城,是因为千奇峰上有大长老,还有那出手除掉了火豹妖王的中年人,以他们的实力,应该能守住千奇峰的,就算不行,也可以向邪君台撤退。

叶浮沉能控制邪君台,加上一百零八具邪君卫的威能,就算来三、五个大妖,也不可能威胁到邪君台。

苏唐明知冰封圣座和天剑圣座都已晋升为大圣,依然敢出头向蓬山挑衅,就是仗着自己拥有邪君台,实在不行了,往邪君台里一缩即可,任凭冰封圣座和天剑圣座有通天威能,也只得在外面于瞪眼。

“明白了。”那修行者道。

“行歌,我知道你受了不少苦楚,哭一会也就行了。”苏唐皱眉道:“我前些日子在神落山遇到了萧行烈,你有没有他的消息?”

傍边的修行者暗地里捅了萧行歌一下,萧行歌勉强停止了哭泣,其实他不是太过懦弱,而是这些天承受了太多太多的压力和恐惧,而且上次和苏唐一起走出神落山,也知道了苏唐的身份,看到苏唐之后,明白自己暂时安全了,意志当即全线崩溃。

“没……没有。”萧行歌哽塞着:“不过,听说他已经成为铁马骑士了,就算……就算遇到妖族,应该也不会有大问题。”

“希望他会没事吧。”苏唐道:“你们先走,如果路上遇到别的修行者,也要都带上,这个时候,大家一定要守望相助。”

“好。”萧行歌努力提起精神:“不过,有那些天鹰领路,他们还会追上来的。”

苏唐的视线转向远方,天际有几只小黑点正在盘旋着,他冷笑道:“几只扁毛畜生罢了,你们走你们的,这里交给我。”

萧行歌招呼一声,转身带头向东方奔去,一群人奔走片刻,其中有个修行者终于忍不住了,凑到萧行歌身边问道:“行歌,他是什么人?”

“他……”萧行歌顿了顿:“他是魔神坛之主。”

“开什么玩笑?”那修行者瞪大眼睛:“我在魔神坛修行几十年了,怎么从来没听说过还有个魔神坛之主?”

“任御寇听说过么?”萧行歌道。

那修行者刚想说这是废话,另一个修行者猛然想起了什么,大声叫道:“他就是苏唐?”

“嗯,他就是。”萧行歌用力点了点头:“他得到了任御寇的传承,自然也会把守护魔神坛当成己任,这一次妖族趁着他不在,突袭我们魔神坛,他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

萧行歌严重高估了苏唐的思想境界,不过,他这番话极大的安定了人心,他们惶惶不可终日,是因为亲眼目睹了两位大魔神的战死,失去了主心骨,现在苏唐出头了,并且被捧到魔神坛之主的位置上,让他们重新找到了依靠。

“不过那个大妖的实力太恐怖了,可不是好惹的,我担心”一个修行者忧心忡忡的说道。

“大妖不好惹,任御寇就好惹了?”萧行歌冷笑道:“放心,他一定会给魔神坛一个交代那个大妖活不长了

其实,他们并不知道苏唐早已解决了那个大妖,但必须往这个方面想,因为这样他们会感到解气、畅快。

此刻,苏唐正坐在圣座上,令变异银蝗驱赶那些天鹰,他时不时的挥出一拳,魔之光便会而出,击中那些盘旋的天鹰,魔之光的威力虽然不强,但融合了四系灵珠,只要被魔之光命中,那些天鹰身上便会燃起熊熊火光,随后仓皇逃走。

接着,苏唐又令变异银蝗飞回去,躲在林中,静静等待着。

萧行歌那些人毕竟是人界修行的种子,他一个人的力量有限,能保护多少就算多少吧,不过,苏唐的心里有些发沉,不止是魔神坛遭到了妖族的进攻,其他宗门也不可能保持安静,这场浩劫过后,修行者还能剩下多少呢?

只是,在三大天门中,魔神坛的实力是最差的,蓬山和绿海都有大圣级的修行者坐镇,应该没那么容易沦陷。

杭州丽都医院怎么走
北京军海医院可靠吗
安顺治癫痫的公立医院
贵阳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
上海妇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