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气运之主 第二百七十八章 拓飞的诗句

发布时间:2019-09-25 14:52:00

气运之主 第二百七十八章 拓飞的诗句

也许林天很早就知道,只是不想说破出来。

其实他早就该知道,拓飞并不像表面这么简单,或许说不想糜表面这么大条,他其实是个很有能力的人。

也是人在其位置,不能尽显。

不过临天并不像说破,他明白,拓飞在自己的生活中,是一个关键的导火索,很多事情,都是由于这边才开始的。

也许这就是命运,气运的安排。临天继续看下去。

望江楼内的所有人,此刻都瞪大了眼睛,看着临天和文三。今天的信息量,似乎有一些大了。

临天出身寒门,这只是让人为之一振,但是当听到临天说,这个文家的文三公子竟然是‘无能’之人,这可是更有趣的八卦。

在这里的人,大多都是非富即贵,虽说才华是其一,但是平常,还是喜欢热闹,和谈论一些有趣的事情,相信这次后,文三的事情将会是满城风雨了。

文三一股怒意看着临天,大声说道:“临天!修要在这里妖言惑众,若还是这样不懂人事,那就莫要怪我不择手段了。”

临天还是有些无动于衷,半睁着眼睛,相对于文家三子,在儿时折磨自己的行为,这点语言上的讽刺,还算不了什么。

临天笑道:“怎么,终于想对我出手了?那你便来吧,哦对了,顺便帮我跟徐翰林和沧州府尹请个假,就说我临天身受重伤,不能前来学习受教了!”

此话一说,文三更加的恼火,因为大家都知道,临天因为功名诗,深受徐翰林的赏识,也就是说,现在要是得罪了临天,那徐翰林和沧州知府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毕竟,临天的诗,有可能将要刊登在《大玄典籍》上面,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文三怒目圆睁。心中已经有杀人的冲动了,但是又不好发作,因为他知道,现在的自己,已经奈何不了临天了。

文勇站了出来。拍了拍文三的肩膀,说道:“三弟,莫要生气,就让他在嚣张几天好了,秀才考试马上给就要开始了,到那个时候,新账老账,我们一起算。”

文三看了看文勇,最后无奈,只能忍下了。本来刚才还想羞辱他一下。不过没想到,竟然还是自己气个半死,文三的心中,对临天越发的仇恨。

“是,大哥,我知道了,不与他大动干戈便是。”随后他又看向了楼上的请红妆,说道:“在下,文三,今日本是来献诗给红妆小姐的。方才让红妆小姐见笑了。”

琴红妆说道:“文三公子说笑了,只要不伤了和气就好。”

文三说道:“在下仰慕小姐已久,今日偶的一首诗,还望红妆小姐欣赏。”

琴红妆笑道:“得文三公子仰慕。是小女荣幸,若已经有了诗词,现在表出即可。”

文三拱手一礼,随后轻蔑的瞥了一眼临天,便念出了他的诗句:

“小桥茶楼杨柳铺,不知佳人身何处?”

“万化红妆遮闭眼。唯有发香飞出户。”

文三念完诗以后,众人都不禁的点了点头,这首诗虽然没有什么太大的亮点,但也算中规中矩,还有一些小小的意境,相对于拓飞的那首,要好很多。

这样,不用明说,就连拓飞自己都知道,已经被比了下去,因为楼上,琴红妆都点了点头。

文三的这首诗词,虽然并不是什么大作,但是,在之前出现的诗句当中,也算是较好的了,无可厚非,若是在这之后再没有人,能作诗超过文三,那今天的头筹,就是他的了。

拓飞在一旁哭丧着脸,有些生气的说道:“我说临天兄啊,你看看这些人,都有没有审美?我的这首诗不好吗?比起那个文三,好太多了吧,他们怎么都不识货呢?”

临天无语,没想到这个拓飞少爷,到现在还没反应过来。但是此时自己也不好说什么,只能保持沉默。

拓飞好像还没有善罢甘休的意思,看着临天继续说道:“临天兄啊,看来这次我是又不行了,不过没关系,我们还有你,你上,一定要把今天的头筹拿下!”

临天一阵无奈,这个拓飞还真不消停,说道:“我?还是算了吧,今天我就是来吃饭的,并不是想要和这个什么头牌聊天的,要上你自己上,今天我是肯定不上了。”

拓飞有些着急,说道:“临天兄此言差矣啊,这可不是为了什么头牌,这可是荣誉啊!”

“荣誉?”临天无语,这拓飞还真是厉害,什么事情,都能扯上关系,还荣誉?一个青楼里的文比

气运之主  第二百七十八章 拓飞的诗句

,竟然还让他扯上了荣誉……

拓飞认真的点头说道:“你想想啊,我们清明文会赢了,现在已经人尽皆知,不管到哪里,都会说我们赢了甲班,可是今天,我们若是输了,或者是不比了,那岂不就是说,我们心生畏惧,临阵脱逃,名不符其实吗?”

临天看了一眼拓飞,笑道:“我算是服了你了,拓飞兄啊,你也算是人才了,我看你都可以去当个什么‘状师’了,凭你的口才,真是可惜了,还什么荣誉,你少鬼扯了,我是不会上的,你就别指望我了。”

“啊?临天兄啊,难道你就眼睁睁的看着,那些讨厌的家伙得逞吗?若是让门今天赢得了红妆姑娘的邀请,那日后在书院里,又要耀武扬威了。”

临天耸了耸肩,说道:“拓飞兄,君子不争一时之气,你听我说,这里面定有蹊跷,我们万不可上了当!”

“什么?”拓飞一惊。

临天略有笑意,说道:“你以为,写得好,就真的能被琴红妆看上吗?”

“额……什么意思?”

临天缓缓地说道:“拓飞兄啊,相信我,就算你写的再好,也不一定能够得到琴红妆的认可,因为人家已经计划好的了,何必往里面跳呢?”

拓飞瞪着眼睛,还是有些疑惑,露出询问的目光,看着临天。

“唉!”临天叹了一口气,有些为拓飞的智商担忧。随后说道:“你说为什么,今天的场合,王明没有上呢?”

拓飞说道:“对呀,以王明爱出风头的性格,不可能让给外人,这…或许他是想给那个文三一个机会?”

临天摇了摇头,说道:“这只是一个幌子,若我没有看错的话,我们这些人,无论谁上前作诗,都不会赢过他们的,王明应该会在最后一出来。”

“啊?这是为什么?”

临天笑了笑,说道:“呵呵,这你难道还不懂?因为他在等我……”(未完待续。)

成都蜀都乳腺医院治疗费用
成都蜀都乳腺医院有医保吗
成都蜀都乳腺医院看病贵吗
成都蜀都乳腺医院医保卡
成都蜀都乳腺医院费用高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