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星月】过客(传奇小说)

发布时间:2019-09-14 06:32:33
摘要:一个绝对真实的故事,却无法用科学去解释。只能用佛语解成:因果报应也。若您认为我是胡编乱造,请忽略之。 一
公元201 年6月15日,农历癸巳年五月初八,冲狗煞西,诸事不宜。
正午。晴。无风。
轩辕镇东郊外,黄石路横穿高老庄与于新庄之间,成为两个村子的村界。路南边是高老庄,路北边是于新庄。两个村子因交通便利,百年来逐渐扩大,人口剧增,店铺林立,如今俨然成为了一个小城镇
路人稀少,车辆少闻,酷热难耐。在高老庄这边的小英理发店内中央空调开放正猛,凉风习习,与之一窗之隔的室外俨然是两个世界。室内铁树、兰花,焗油膏香,如入芝兰之室。女老板小英不惑年纪,却保养的宛若而立当年,丰满的身材,腰却盈盈一握,显示出一个迷人的成熟少妇风韵。小英历来为人风趣随和,因此生意兴隆日甚,当然来此照顾生意的很多是正入青春期的小伙子。不过据我后来观察,这些小青年来此实乃醉翁之意不在酒,而在那些小英高薪聘请来的外地学徒的女孩们。那些女孩大都来自东北,大都会盘头、焗油、新娘化妆等,当然也会按摩。然而读者朋友们切莫以为小英理发店还经营着不法勾当,若我的某些描述有引导您误入歧途之嫌,请您立即正襟危坐,往下慢慢看。
这是个朝气勃发的小店,女孩们青春妙龄,当然免不掉一些小青年们与之打打闹闹,但小英却是个本本分分的美丽店主,坚决不允许伤风败俗的事在店里出现。所以,这些学徒的女孩们敬畏而又更亲切的呼其为“婶儿”,把这当成自己的家。
男主人英夫掌握一手绝佳的纹眉,漂唇,美容手艺,在距此15里地的城里“小英理发店”总店每天忙得不亦乐乎,所以乡下老家的这个分店的老板和工作人员就成了美女娘子军的天下,可想而知每天招引的男顾客真可用“门庭若市”来形容。
夏日的正午,饭后正是顾客最少的时候。
三年的老学徒,19岁的东北女孩李小宁将洗完的毛巾一条条地晾晒在门外的衣架上,回来对小英说:“婶儿,现在也没什么人,我先走了啊!”
“现在?你咋走?”小英往外看看,疑惑的说。
“我打车。”女孩用梳子拢了拢长发。
“这大热天的,车也不多呀。”小英摘下为客人焗油完毕的塑料手套,说。
“我等会儿,没事儿。你忙着。”说着,这个小宁整整 和裙子,便开门走了出去,“来,帕塞密尔。”
一条可爱的小黑狗听见主人叫自己,“汪汪”叫了两声,摇头摆尾跑出去,跟在了小宁身后。她穿过狭窄的马路,到达对面于新庄的路基上,把手中的折扇打开当阳伞遮在头上,不时东张西望看有没有车来。那条名叫“帕塞密尔”的小黑狗一身黑缎子似的皮毛显然吸阳光热量太多,有些烦躁。不时用身体蹭蹭主人的 ,时而亲昵地叫两声。
正在热得难受的时候,于新庄路口一辆夏利出租车拐了过来。小宁满脸高兴,忙向车招手,未料车却驶了过去。小宁不禁有些丧气——她看见车内司机后面已经坐了一个人:一个年轻小伙,穿着时尚,头发油光分成两半。这小伙子低着头,不知在干什么,估计是在玩手机。
小宁正在扫兴,车却在前面停了下来。小宁一见还有希望便马上跑过去,试着问:“师傅,能不能捎着我,我去市里。”因为她看出来了,这辆出租车好像是返程的,捎带脚儿,一个是载,两个也是载。司机果然道:“上车,我就是干这个的,有什么不能拉的?!”
“好嘞,”小宁高兴地说,便打开副驾驶门,向对面正在看她的小英招招手,见小英也向她一笑,便上去了。小狗“汪汪”地叫了两声,也被小宁抱上车,“啪”地关上车门。
“你看着点儿,别让这狗拉屎啥的!”司机五大三粗,面色黝黑,头发板寸,粗粗的脖子上粗粗的一条金链子,说话很粗鲁,眼睛死命瞟着小宁的胸部。
小宁答“好!”司机开左转向,起步。马达轰然作响,车猛地向前窜出,小宁身子前倾惊慌不已,下意识整整低胸的领口。司机一呲牙,露出一片金黄色。
正当午时,路上车辆本来就少,所以车子飞快地向城里驶去。
小宁从包里掏出手机,下意识地看看时间,十二点半。
怀中的小狗忽然惶惶不安,“汪汪”叫起没完。
“安静,帕塞密尔!”小宁拍拍小狗,小狗好不容易老实了。司机嘴里嘟嘟囔囔不知骂些什么。
小宁将手机放回包里,忽然意识到有什么不对劲,哪里不对呢?嗯?哦?似乎在拿出手机看时间的那一刻,手机反射出车后座的模糊的影像,有些不对。便下意识的,慢慢的扭头,用一只眼睛向后座偷偷的瞄了一眼——车后面没人!,不,有人!不,没人!
……
小宁花容失色,似乎感觉飘飘长发像起了超级静电一样根根都已经竖了起来。她慢慢转回头,司机正冲她一笑满嘴的黄牙一呲。小宁一看,更加毛骨悚然。司机说:“天太热,我这空调坏了,坚持一会儿!”
“不,停车!我到了!”小宁慌乱地说。
“这才到哪啊?”司机看看窗外,刚到小翟庄。“我要下车,停车!”小宁忽然发现自己已经歇斯底里了,手不停地拍打着车窗。司机被这个女孩儿的举止也吓得不轻。
“好好好!”司机急刹车,小宁身体猛往前冲,头差点儿撞上前台。顾不得慌张,她迅速抱起“帕塞密尔”,打开车门,跳下车去,用手指着后座,已无半点人色,话已说不出口,只剩下浑身瑟瑟发抖,腿肚子转筋,几欲瘫倒。司机向后座看,什么也没有,便以为遇上了个精神病,也顾不得要钱,口中骂了一声“倒霉”,脚踩油门儿,往南拐去,一道烟不见了……

小宁一脸犹豫地推开小英理发店的门。
店内客满,有几个理发的,学徒们正在练手。长椅上排着七八个人,等待理发,这会正在相互聊天,满屋好不热闹。
小英正在给一个大妈上焗油膏。
“婶儿,你说昨天我坐车,是不是眼花了……”小宁一脸憔悴。
小英没有看小宁,一边干着手里的活,接过话说:“咋啦,那天车后座不是有个小伙子吗?你和人家拼的车吗?你这一拼车,要了5块钱?”
小宁听到这话,一下子手足无措:“婶儿,你也看见他了?”
“恩的,那小伙子长得挺帅,我看得挺清楚:小分头梳得非常整齐,连分缝中的头皮我都看得一清二楚,穿的是黄色的T恤,咋了?”小英笑着问,将滴在大妈耳朵上的焗油膏迅速擦去。
女孩说不出话了,脸色发白,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小英没注意女孩的举止异样,接着说:“你说奇不奇怪,你上车时,那小伙子便转了头,还向我这边看呢,似乎还朝我笑了一笑。就是觉得他的脖子可能有病,那小伙子是连着脖子加身子和头一起慢慢转过来的。车马上就开走了,我也没有看得太清他的脸,挺模糊,只感觉这小伙子长得挺帅的,就是有些无精打采的……”小英扭头忽然发现,小宁的脸色惨白,不由得心中一怔。
“你咋的了?诶?脸色怎么这么不好?”小英放下手中的活,弯腰看看她,诧异的问。
“婶儿,我,我上了车以后,回头看那个人——没了!”她忽然抱住小英嚎啕大哭,“我碰上鬼了!我碰上鬼了!我碰上鬼了!……”
屋内的人们开始听他们娘俩声音比较小,屋内吹风机,电推子的噪音,人们的聊天声响成一片,谁也没有在意,但是后来这女孩的几句话大家可都听得清清楚楚,不由得怔在一起。
屋内空调正开放着,冷气森森,小英这时却是一点儿都没有感觉到凉快,反而身上大汗淋漓,耳边再也听不到客人们的一丝声响……

玄门镇大翟庄三村,大仙翟皇城家门首,黑漆的木门,古色古香,几株毛竹从院内伸出。门两边一副黄纸红篆字的对联。
娘儿两个看了半天,不识半字,只觉刺目,只觉大仙之道行不浅,只觉藏香气味扑鼻而入。小宁犹豫地对小英说:“婶,要不咱不进去了,我有些憷头,闻到上香的气味就恶心。”
“既来之,则安之,”小英拍拍小宁的肩:“这个翟大仙可是远近闻名的人物,让他给看看,保准平安,忍一会就好了。”
二人来的尚早,大仙亲自开门。娘两个偷眼观瞧,这大仙还可算是道骨仙风,怎见得?有诗为赞:银髯三绺瀑胸前,鹤发竹簪老汉颜。瘦骨嶙峋八卦氅,却道双足云履穿。丹凤目现青青眼,疑是困极未长眠。
大仙并不多言,用手将大门掩闭,引娘两个进得屋内,香烟缭绕更甚,小宁吭吭咳嗽两声,硬硬压下去。
落座——两个破马扎。小英向大仙述说全情。翟大仙银髯乱摆,将苍蝇赶散,一口乱七八糟的牙齿黑黄不接,口中叫她们娘俩请香三封,之后,闭目,手捻须髯,口中连说带唱念念有词,含含糊糊曰:
“道场成就,赈济将成。斋主虔诚,上香设拜。坛下海众,俱扬圣号。苦海滔滔孽自召,迷人不醒半分毫,世人不把弥陀念,枉在世上走一遭。近观山有色,细听水无声,春去花还在,人来鸟不惊。八月中秋雁南飞,一声吼叫一声悲,大雁倒有回来日,死去亡魂不回归。一轮明月,就在当空飘,为人哪处事哪,一定要把好淆(学),首先孝父母啊,更要爱同胞,兄弟哎手足之情千万不可抛啊!菩萨哎我佛哎,吗弥吗弥弘诶哎呦,接别接别咧不落不落僧接别了接别了僧阿弥驼阿弥驼佛。头一天来到鬼呀么鬼门关,鬼呀么鬼门关,死去的这个亡魂那,两眼就泪不干。两眼就泪不干。我佛诶如来诶,吗弥吗弥弘诶哎。第二天来到望呀么望乡台呀,望呀么望乡台哎,死去地那亡魂那啊,回呀么就回不来呀,我佛诶如来诶,吗弥吗弥弘诶哎。第三天来到忘呀么忘天涯呀,天崖崖,海哎角,小妹妹是线郎是针,郎啊咱们俩人一条心哪哎恩。我佛诶如来诶,吗弥吗弥弘诶哎。接别接别咧不落不落僧接咧............”
半晌,把娘俩听得如醉如痴,蒙登转向。屋内香气更胜,娘俩如入仙境,几乎对面不见人,娘俩想咳嗽却不敢,生怕扰了大仙法事。
大仙声音渐低,俄而,鼾声渐起。小宁疑惑地推推小英,小英打一嘘声,遂等待大仙的复本归元。不料大仙的鼾声越来越重,等了约一盏茶时分,小英见大仙毫无苏醒迹象,便伸手推了推既打坐又打鼾的大仙,捅了四五次,大仙忽然二目圆翻,双腿用力,腾空而起,驾蝇而落,双腿着地,声如劈柴。娘俩猛然一惊。只见大仙呼吸吐纳再加吐痰,半晌,长出一口气,擦擦嘴角的哈喇子,哈哈一笑,手捻须髯道:“通矣。”遂转向小宁:“汝可记得车中可是携一黑犬乎?”
“啊?恩的!”女孩显然对大仙的古文听起来不习惯。
“唉!此乃不幸中之万幸也,所幸汝携为黑犬,否则若是白犬啊,后果不堪设想矣!嗯,汝可知,黑犬可避邪乎?”
女孩儿见大仙摇头晃脑,出口之乎者也,眯缝着眼直往自己大腿上盯,便有些不悦,说:“大仙,您能不能别之乎者也了,我这文化浅,怕和您打岔。”大仙哈哈一笑,“sorry,sorry。”
小英一咧嘴:“好家伙,大仙还会英文呐?!”
“瞧你说的,须知时代在变,我们这行,也要与世界接轨。要不然就落伍了,刚才我故意咬文嚼字,就是想让你们安静下来。”大仙这回把眼睛完全睁开了,视线也从小宁的大腿上移到了胸部,说话也变成了一口京片子。
“据你们娘俩所说,你们从完全不同的方向同时看见了这个人,那肯定是不假,孩子你上车后,那人见你带着一只黑狗,便觉害怕,逃走了。你们看见的肯定是一个——鬼!”大仙这个“鬼“字说的如雷贯耳,同时青眼圈猛的一裂,眼睛瞪圆,小英娘俩三魂七魄差点出了窍。
“老朽断定是这个出租车送人到于庄子,之后返回时这鬼上车,司机当然不知道。”
小英慌忙说:“没听说于庄子最近死过这么年轻的人呢,这会是哪来的?”
大仙双目微闭,摇摇头说:“此乃天机不可泄露,否则以我的道行,也难逃厄运。”
“那我们看见了,并且把他吓跑了,他会不会回来找我们算账?”
“不妨!不知者不怪,你们娘俩并不知道这是个鬼,也并不是故意拿狗去破他。”大仙道。
娘俩长出一口气。
“但是,”大仙又说了,“就怕此鬼是个...不讲理...的吧?……”
娘俩刚刚长出一口气,便又紧张起来:“那敢问大仙,有没有解?”
大仙微微一笑:“你娘俩从我这儿各请桃木剑一把,日间佩戴胸前,晚间压于枕下,如此七七四十九天便可高枕无忧了。”说着从怀内取出两个小物件来,大如桃核。
娘俩喜出望外,不用问价,纷纷掏钱,这时候钱已经成身外之物,毕竟,性命价更高。

2014年1月8日。晨。
西北风如刀割,地面积雪成冰。
市交通局。
门口两侧,众多出租车停在一处,等待每月例行的“潜规则”。运管处(交通局机动车运营管理处)那个“类杨玉环”大姐终于露面,面色红润,双下巴颏下衬着那根细细的白金项链。她身穿交警冬季羽绒制服,更加凸显那柔道级的身材。只见她慢慢吞吞,满面春风。身后跟着几个年轻”小丫嬛”,手中托着各样的材料。想必是屋内空调开得太高,这帮巾帼满面红光,众司机在外面冻得也是满面“红”光。这两种红光混在一处倒显得十分相符。

共 7290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是一篇充满诡异色彩的传奇小说。一个小伙子被一个外号叫肘子的出租车司机撞倒,肘子不但没有及时施救,反而在受伤的小伙子身上反复碾压了四次,才逃离车祸现场。小伙子死后阴魂不散,不时搭上来往此地的出租车四处游逛,直到有一天被小英理发店的学徒李小宁发觉。李小宁受了惊吓,老板娘小英带她去翟大仙家求平安。几个月后,小伙子的灵魂又搭上了肘子的出租车,报仇后又去见了小宁一面,然后离去……这是一篇宣扬善恶有报的劝世作品,构思奇特,情节紧凑,语言生动,很有教育意义。好作品,倾情推荐!【编辑:淇水碧柳】
1 楼 文友: 2015-09-08 15: 8:22 感谢天之韵赐稿星月,创作辛苦,问候作者! 写自己喜欢的文字,让别人点评去吧!
2 楼 文友: 2015-09-08 15:41:0 看似诡异的一个故事,却彰显了善恶有报的传统理念。人在做,天在看。一切恶行迟早会为之付出代价!构思奇特,情节离奇,很有教育意义! 写自己喜欢的文字,让别人点评去吧!
 楼 文友: 2015-09-08 15:41:58 愿天之韵在星月创作愉快,笔健文丰,佳作不断!再次感谢赐稿! 写自己喜欢的文字,让别人点评去吧!
4 楼 文友: 2015-09-21 19:47:10 用唐山话描写的对话非常有特色,文章很引人入胜。
回复4 楼 文友: 2015-09-22 09:52:15 感谢大姐来访宝宝小便黄
宝宝中暑症状
脑血栓前兆吃什么药好
孩子总流鼻血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